当前位置:主页 > 未解之谜 >

nana中莲怎么死的 nana莲为什么死了

来源:投稿时间:2023-09-03 22:08作者:友趣堂浏览:

[NANA]《回不去的原点,到不了的未来——致本城莲-》,下面是友趣堂给大家的分享,一起来看看。

nana中莲怎么死的

作者: Sophia

致热切燃烧消失殆尽的我的英雄本城莲。

矢泽爱笔下的《NANA》,无疑是日本少女漫画长河中一朵奇葩。这部从1999年开始连载,由于莲的死而停刊至今的关于摇滚乐队梦想,爱情,纠葛,现实纠结一体的漫画,牵动了无数尚未成熟的灵魂,他们身上映射出我们的影子,而他们在矢泽爱笔下现实痛楚的成长,越走越远,越走越痛。一切过分真实,过分残忍,以至于当年的我哭湿两盒面巾纸也依旧无法释怀那些刺入心脏的伤害。

很多年后的今天,回望过去的自己,翻起那页我不忍看到的画面,没错,莲的死。心底某处被揪起,我想是时候了,我该对那个心底的英雄,那个纯洁的灵魂,说声笑着离开吧。

灵魂的颜色

任何一个摇滚乐队的最初都是一场挣扎一场反抗一场革命,都会有一个精神领袖。无疑当年在乡下的Blast的灵魂人物是本城莲。可以这么说,一个人会走上如何的人生路,选择如何的未来,有时候是阴差阳错有时候是一念之间,而有一类人,他的命运一早就被注定。骨子中生生不息的那股力量将他带上必经之路,而莲就是这种人,他是Blast中唯一一个一定会走上朋克之路的人,原因再简单不过,他连骨子里都渗透着朋克精神。就像随时燃烧殆尽的莲花。

降临在这残酷世界的那一天,没有温暖的怀抱,没有哭了就会有人爱抚的普通亲情,空无一物,只有自己听得到自己的哭声。港口那间破旧的仓库,空无一人,总有个男孩每每溜出臭气熏天的孤儿院,为捡来的吉他装上弦弹上一整夜。他不会取悦这世界讨好权势,只是笨拙地钻进自己的世界,而这世界中只有一样东西,就是吉他。吉他是莲的全部,最初的最初,那并非梦想,远没有那般伟大,远没有那般矫情,远没有那般浪漫。一个男孩,一把吉他,彻夜的回音将耳朵与内心填满,吉他奏出的声音让他感觉不到孤独,感觉不到悲伤,感觉不到疼痛。吉他不是梦想,而是挚爱,这世上唯一一个可以填补孤独,唯一一样可以注视着这桀骜不驯的自己的东西。他的孤独借由吉他宣泄着骄傲,绽放着鲜艳的绝望。那不屈的灵魂是属于朋克的属于摇滚的,一如最初,他便是不懂认输不会低头不会变通的笨蛋。若你说他懦弱,那么他的懦弱全部来自于他的纯粹。一次只能爱上一样东西,一辈子只能爱上一个人。

若灵魂有颜色,我想莲的灵魂一定是暗红色。炽热后退潮,无尽绝望袭来。

梦想

正如泰所说,莲是个完全不适合娱乐圈的人。他才华横溢,气质冷傲,面孔俊美,却不懂人情世故,不懂所谓社会,在这方面莲的心理年龄还是当初那个横冲直撞盛气凌人,对周遭不屑一顾的朋克少年。他长不大,正如小王子永远不会理解大人口中的世界。他带着朋克灵魂冲出底层,冲破仓库,奔向大都市,他可以成就自己,打败过去那个孤芳自赏舔舐自己伤口渡过无数夜晚的小鬼;他可以成就别人,带着同样桀骜不驯的女人给她灵魂给她自信给她梦想给她活着的勇气;他却无法成就一个乐队,他可以妥协可以大义可以为Trapnest作曲,这是他的责任,却不是他灵魂该在的地方,他的灵魂一早便驻足在Blast,那才是属于他的地方,属于他的乐队。他不需要红遍日本,不需要多少女人来献花,不需要多少音乐人来赞美,不需要多少金钱,不需要多高荣耀。只需要当初那个简陋的舞台,最贴心的歌迷的欢呼,和娜娜裹着一条围巾吃着一块蛋糕,依偎着扛过每个冰冷孤独的夜晚。

他们迎上彼此炙热的吻,没日没夜的做爱,那里才有莲最真的笑容。呐,娜娜,你知道么?其实莲是多么想回到曾经,回到过去那个可以为你擦着背,手把手教你弹吉他,牵起你的围巾让你为他着迷的曾经;那个只有一把吉他一包香烟一个女人就可以满足,只要在你体内释放最深的不安和孤独就可以安心的过去;那个连孤独都变成彼此的梦想,连脆弱都可以变为骄傲的音符的时光。他一定一定在心底后悔过无数次,不该离开,回到过去。然而,你我都懂,没有时光机这种只存在于多拉 A 梦世界中的怪物。

他与现实格格不入,就好像出生时被遗弃于仓库,他的一生都像是被社会遗弃于边缘。他不会不甘寂寞,只是不忍低头,他开始自残,开始堕落,开始变得不像自己,开始与原点错失太多。这一切戳的我那么痛,这世间有些人过于固执,过于一根筋,他只懂得爱上一次就不回头,只懂得为责任付出全部。他不是被现实打败,而是高于现实的肮脏太多,才不堪一击。

有时候可笑自己的自私,我也会偶尔埋怨娜娜为什么看不到莲的孤独,看不到莲的脆弱,看不到莲的无奈,看不到莲其实还是当初那个给你漫天梦想的朋克少年,年龄早已突破少年的界限,却无法离开那撕裂般的叛逆,就如此横隔在年龄断层中,不上不下。疼痛来临无法抵挡,只有吸毒才可以让灵魂得以些许平静。而这断层,漆黑寂寞空虚无力,毒品吞噬掉所有的理智,换不来前进的勇气。

爱情

女人左肩绽放的莲花,右耳四个耳洞,左耳三个耳洞。

男人脖颈沉重的南京锁,右耳四个耳洞,左耳三个耳洞。

他们抽同样的香烟,穿同样的耳洞,玩同样的音乐,披着一条围巾穿越严冬,孩子般舔舐同一块蛋糕,一样的固执,一样的笨拙,一样的逞强,一样的炽热,一样的孤独。

只有她持有他脖颈锁的钥匙,而只有他可以看透她心底所有的恐惧。

呐,莲,如果我死了,你会和我一起死么?

爱情始于寂寞,终于寂寞。我望着纸张上他们拥吻的样子,轻抚那展开笑颜时候的美。烙印终于变为习惯,习惯又终将成为回忆。

这故事太过讽刺太过真实太过悲伤。

全部的柔情全部的隐忍,不过化作一句“我会去东京,你可以照你喜欢的方式,生活下去”。这样的爱情不需要分手两个字来宣告结束,更不需要缠绵悱恻的情话来催泪。他们都深知彼此那固执的自尊。娜娜说,别人都说,失去才懂得珍惜,而我却认为再次相见,才懂得多思念。

莲的恐惧不安和全部的思念又再次化作简单的那句我想你。他紧拥那骄傲如黑猫般得女人,脖颈上紧扣着的南京锁,沉重刺眼,女人哭了,她无法推开舍不下的爱,也无法丢弃放不下的尊严,那么重那么累那么痛那么久,那里有一个结,无法释怀。

逝去

黑白的漫画定格在穿梭于屋顶的黑猫,莲的幻觉中抓不住的娜娜。一切画上句点,到不了的未来,真的再也到不了。我并不想为莲辩解什么,再无意义,他始终抓不住那只若隐若现的黑猫,可是却只有他看得到那只穿梭于夜间的黑猫,只有他看得到娜娜的一切寂寞一切尊严一切无助一切梦想。礼物便永远无法亲手交到最爱的人手上,礼物上刻着莲最深情的吻最浓厚的爱,他真的以为这一次可以包容那只总逃离掌间的小猫儿,真的以为这次可以再用力点给她全部的幸福,真的以为可以用男人的全部尊严换一个责任和一个女人。

这不是命运造作,也不是自作自受。它是个必然,莲注定抓不住得不到,到不了的未来它就像毒品一样让莲产生最奇妙最可笑的幻觉,最后的最后,你还是护住了自己唯一的梦想,弹吉他的手,最后的最后,他还是不肯放弃,去爱那个一辈子只能爱上一次就一生的女人。

若要说哪里一样。便是在这样一生一世的爱情中,他们都渴望着彼此的灵魂,舔舐着对方的伤口,贪婪的占有着爱人的全部,不惜用锁子扣住爱,也用钥匙束缚着自己。幽暗的绝望,通向漆黑的路,这条路,从一开始便无未来,也不需堕落,无法逃离,也无法放手,奔赴死亡也便成了理所当然。

与爱相比,选择了梦想一路前行的我们,为爱所能做的事,或许就是解开系在颈上的那把锁,那样,痛苦也能消除吧。

在这无法消除的痛苦的深渊中,始终找不到回到原点的路,也盼不来通往未来的光,渐行渐远,束手无策。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莲,那个未完的梦想就让它随风远去吧。You are my hero.

nana莲为什么死了

前阵子得到消息,豆瓣评分9.1(漫改动画评分9.2)、销量曾一度超越《海贼王》的、由矢泽爱老师创作的日本国民级少女漫画《NANA》,已被国内某影视传媒公司购买版权,即将翻拍成国产电视剧,并在今年12月份开机。

听到这个消息时,相信很多看过这部动漫作品的网友,几乎都会虎躯一震。因为国产剧翻拍水平的平均线,相信大家都十分清楚。

而且在《NANA》刚刚走红的年代,日本就已经推出了同名漫改真人电影,服化道剧情上都已竭力还原。尤其中岛美嘉塑造的歌手大崎娜娜的形象,更是被动漫粉丝奉为经典,几乎完全没有被超越的可能。

可以毫不夸张的讲,中岛美嘉之后,恐怕再无大崎娜娜。而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恐怕也根本无法还原当时那种令人心动的感觉了。

《NANA》的故事中,男女主角大崎娜娜和本城莲的原型,是曾经名噪一时的英国朋克摇滚乐队Sex Pistols(性手枪)乐队主唱SID和其女友NANCY。

自小缺爱、被亲人抛弃的两个孤单灵魂,因为对摇滚乐的热爱与追求而走到一起,互相依靠、互为救赎,本该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然而他们看似外表强大,却又因为内心的脆弱敏感而互相折磨,最终只留下一曲令人唏嘘不已的爱情悲歌。

当然,爱情虽然贯穿始终,却并不是《NANA》最重要的主题。漫画最着重笔墨描绘的,是两位名字发音同为“nana”的女性,对爱情截然不同的追求方式,以及大相径庭、却又产生了重要交集的生活轨迹。

同为“上京一族”(相当于我们的“北漂”),两个女孩追求的东西却截然不同。

小松奈奈因追随爱人而来,却很快分手,失去了旧爱,又重获新欢;大崎娜娜为梦想而来,却又不得不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渴望,在反复纠结中与昔日的恋人、今日的对手本城莲复合。

她们在风雪夜的列车上偶遇,后来又在东京意外的看中了同一套公寓。707号成了她们共同的家,她们一个是7(日语的7,读作nana),一个是8(娜娜为奈奈取绰号为“小八”),性格迥异,却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在这繁华而寂寞的大都市里,成为了彼此心灵上的小小依靠。

也许就是因这种命运的偶然性,和故事看似“励志温馨”的开始,加上动漫作品曾经傲人的销量,才令她被影视公司相中,成了一棵寄予希望的“摇钱树”吧?

原谅我可能有些恶意揣测,但我实在无法忍受,在几乎没有几部成功漫改翻拍的前提下,承受可能被毁掉心目中“白月光”的风险。

他们只看到狗血的恋爱故事,却根本没意识到,里面有很多反应另类青春残酷的东西,是不能被表现在影视剧中的。或者说意识到了,为了过审,只要删掉就可以。

乐队偶像励志,只是一个外壳,故事内核的残酷性,绝不是一般青春片里的矫情做作可以相提并论的,是在一个时代的洪流之下,日本迷茫的年轻一代,身上所拥有的某种共性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NANA》能够如此火爆的原因之一。

去掉同居早恋、吸烟、纹身穿孔、混乱的男女关系,求你们还是去拍狗血青春校园剧算了。

娜娜所在的乐队为什么叫BLAST?因为他们吸的一种烟,叫Black stone,是一种细雪茄,烟焦油量相对比较大。

估计国剧是不能出现的吧?那乐队名字又会叫什么呢?不叫BLAST,还是NANA吗?乐队随便叫什么都行的话,国内娱乐圈网文多得是,随便买个现在火爆一点的就好,又何必花钱来毁粉丝心中的经典呢?

再者狗血的爱情,估计也不能完全体现。

小松奈奈从高中时就和一位大叔保持着援交关系,却对大叔产生了真爱;分手后又爱上了年纪相仿的美术生远藤章司,追随章司上京求学,又被章司劈腿;再次分手后,和blast吉他手寺岛伸夫产生了暧昧的感情,又因为得到机会和自己一直喜欢的偶像一之濑拓实亲密接触,最终离开了无法承担责任的伸夫,与拓实结婚。

大崎娜娜的爱情倒是绝对专一,但从高中时就开始辍学打工,和本城莲同居。

试问这些,国内的影视剧,可以表现其中的十分之一吗?或许可以,但估计纠结的感情很难表现,充其量只能拍出狗血来。

最后,作为《NANA》的老粉,我其实是非常希望电视剧拍得好,来打我的脸的,为了信仰,打脸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是感觉恐怕是很困难的了,因为“大人,时代变了”。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几个人知道性手枪乐队?还有几个人始终会迷恋时尚教母薇薇安·韦斯特伍德?太少了。

可这些终究都是矢泽爱老师创作《NANA》时,最重要的参考,也是本作时尚元素与精神内核的体现。

没了经典的时尚元素,没了颓废残酷中孕育希望的精神内核,即便拍成电视剧,它还配被称作是《NANA》改编么?

(文案:小当家阿昴,严禁无授权转载,请勿洗稿抄袭盗用,违者必究!)

【道路千万条,原创第一条;抄袭或洗稿,早晚被封号。】每个人的大脑都有无限的潜能,请善用自己的,少打小聪明,踏踏实实写文,踏踏实实做人。

未解之谜排行